泰兴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老人目睹孩子摔下泥巴坡冒雨自发铺就道路

发布时间:2019-10-09 16:21:48 编辑:笔名

老人目睹孩子摔下泥巴坡 冒雨自发铺就道路

老人们用碎石块铺成的便民路

好心铺路的袁大爷

4月21日的清早,天灰蒙蒙地下着小雨。通往徽州小学的路上,每个人脸上都挂满了焦急,拿着早餐的孩子在旁叽叽喳喳。上学必经的泥巴路上,三位穿着雨衣的老人弓着背,不停地上坡下坡搬运石头。他们的忙碌成为雨帘下别样的风景,引来过往行人的瞩目。这三个老人都是附近居住的退休工人,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给途经此处上学的孩子和行人整出一条安全的“石头路”。

面对镜头,参与修路的袁大爷始终显得很拘束。“我们都退休了,也不想出风头,做这个事情也就是力所能及。”

缘由 老人目睹孩子摔下泥巴坡

袁大爷今年七十岁,住在江汽三村的儿子家已经有十多年了。身子骨还算硬朗的他,在家主要负责接送小孙子上下学。小孙子就读的徽州小学,离住家也就隔了一条马路。可自从上个月桐城南路开始修缮后,孩子的上学路就变得异常艰难。

原来,正常进出小区通往南二环的道路被封堵,居民们外出只能绕弯经过新建的潜口路,可从小区到潜口路之间隔着一段长约二十米的泥巴斜坡。“上班的、买菜的、上学的,全部都走这条泥巴路。”泥巴路窄而滑,每次接送孙子袁大爷都格外小心,“骑电瓶车的、开汽车的都赶着往泥巴路上过,一下雨路面就打滑,特别危险。”

上周阴雨连连,袁大爷在一次接送过程中亲眼目睹了一个孩子摔下泥巴坡。“当时,小孩坐在电动车后面,路太滑大人把持不住车头,车子一拐弯就翻倒了。”据袁大爷透露,小孩摔跤在这条路上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更让他担心的是,江汽一村、三村内住了不少老人家,平日进出买菜全靠这条“羊肠小道”。“江汽三村有20多栋楼,江汽一村就更多了,居民来来往往全都指望这条路。”

行动 仨古稀老人冒雨自发铺路

这周一,连日的阴雨使得泥巴路更加难行,将小孙子送入学校后袁大爷就一直琢磨着“要把路收拾收拾”。他顾不上外面稀里哗啦的小雨,拎起铁铲就奔向泥巴路段。“嘿,已经有两个人在那整理了。”等袁大爷到达“工程地”,坡上已经有两个老人正热火朝天地铺着。

虽然三人互不相识,但铺路这事却显得格外有默契。随着雨势的变大,铺上的碎石不断落下坡,原本泥泞的路变得更加凹凸不平。“我们仨商量了下,这样铺下去一点用也没有。”就在老大爷们一筹莫展时,路边堆积的一些废材石料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小石头不行,就垫大块的,把路垫高一些就不滑了。”

三个年过古稀的老人,顶着春雨,先将一块块的石头移到坡下,再鼓着气挪上坡面。“怎么会不累呢,但路好了以后就没人摔跤了。”累得精疲力尽时,三个老伙计就躲在一把伞下聊聊天拉拉家常。鼓气干活时,三个人就相互打气比赛搬石头。“别看我们都超过七十岁了,但干起活一点也不马虎。”三个好汉一个桩,经过了一天的辛苦,原先泥巴路的右边总算出现了一条“石子路”的雏形。

干活的闲聊中,袁大爷得知另外两个老人也是居住在附近的退休工人,一个姓史、一个姓陈。“他们都是江汽厂的老员工,和我年龄差不多。”袁大爷告诉,两位老人平日也负责接送孩子,也曾在这里目睹过翻车摔跤的事情。

由于雨天“施工”铺碎石有些困难,三位老人相约等天晴之后再给这条路“加工”完善一下。4月22日,天空刚刚放晴,袁大爷就打约两个老伙计外出干活。也许是前面功夫下得深,铺碎石的过程非常顺利。“陈老头带了个桶,我带了个铁铲,碎石头都是别人遗弃在路边的废料。”

老人们挥汗如雨撒碎石的情景,被路过此地的程先生看见。为此,他赶忙拨打了晚报,希望能为三个老人家的义举求点赞。“这么大年纪了,主动做这个事情真不容易,值得我们年轻人学习。”程先生告诉,平日大家都走这条泥巴路,可鲜有行人主动提着工具来修一修。

■反应

暂时难改观 请居民体谅

尽管来往居民对老人们铺的这条“路”评价甚高,但袁大爷却不满意。“这充其量算是救急,还是得有关部门来搞搞。”袁大爷扶了扶帽檐,叹了口气说:“你看周围的路都建得这么好,这块怎么能留个空白呢?”

为了却袁大爷和周围居民的困扰,联系咨询了负责此处的凌大塘社居委。该社区工作人员表示会将路面情况向上汇报,等待上级领导的批示。“这块区域比较复杂,既在修路,又在拆迁。路面难行的情况可能在所难免,还请周围居民体谅。”

■人物

“做这个不为出风头”

4月23日下午,辗转联系上袁大爷,而另外两位老人的一直无人接听。在南二环和徽州大道的交口,见到了好心铺路的袁大爷。古稀之年的他高高瘦瘦,穿着一身运动服,戴着一顶鸭舌帽,说着一口合肥土话。为了应约,他特意推迟了与朋友的聚会,来到相会地点等待。

在袁大爷热情的带领下,来到这条刚铺好的“石头路”。坦白说,这条“路”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马路,而是连接两条水泥路的一个大斜坡。斜坡左边印满了车辆压过的痕迹,而斜坡右边宽约半米的通行道就是三位老大爷忙活了几天的“杰作”。

“其他两位老人家怎么没来呢?”面对镜头,袁大爷有些不好意思。当得知其他老人尚未取得联系时,他赶忙解释:“我做这个不是为了出风头,就是想大家走路方便点。”

就在聊天过程中,一个接孩子放学的居民路过此地。看到采访,他连忙凑上来说两句。“这路看上去不正规,但走起来要比泥巴路安全多了。”

湖南治疗癫痫病方法
丽江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乌兰察布好的白癜风医院
湖南治疗癫痫病费用
丽江男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