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兴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东莞上千亿农资入笼竞拍村长不再说了算

发布时间:2019-11-22 20:11:11 编辑:笔名

东莞上千亿农资入笼竞拍 村长不再说了算

竞拍交易农村集体资产的情景与通常的拍卖会并无不同,众多买家集聚在宽敞的东莞虎门多功能投标大厅内,举牌出价,最终以最高价格成交。这是日前东莞虎门集体资产交易管理中心的农村集体资产交易过程中的一幕。  此举彻底颠覆了一直以来农村集体资产交易由村官说了算的状况。而集体资产交易过程中的暗箱操作,则是腐败现象滋生的温床。“整个交易过程由电脑系统对外发布,全过程透明化、阳光化。”东莞市农村集体资产管理办公室文秘科科长刘哲生说。  据了解,为了从源头堵塞在农村集体资产交易过程中存在的漏洞,东莞市从2012年起选择虎门、常平等镇街(道)着手进行农村集体资产交易平台和“三资”(资产、资源、资金)监管平台的“两个平台”建设试点。  在虎门等镇试点取得良好效果的基础上,东莞市政府于2013年4月出台《东莞市农村(社区)集体资产交易办法(征求意见稿)》,要求全市各镇街、各单位10月底前“两个平台”全面建成运转。  村长不再说了算  刘哲生表示,“两个平台”建设实现了农村集体资产交易过程从事后静态监管向实时、全程、立体式的动态监管的转变,是从源头防治农村腐败的有效方式。  东莞市政府要求,全市各镇街要充分依托“两个平台”,全面做好清产核资和建立台账等基础工作,在保证“两个平台”按期运转的同时,还要畅通信访举报渠道,严肃查处涉及农村“三资”的违纪违法案件。  东莞农资办的最新信息显示,截至目前,在东莞全市32个镇街中,已有27个镇街完成“两个平台“组建工作。截至7月底,东莞有17个镇开展交易,共成功交易1065宗,成交金额22.2亿元,溢价率12.9%。  当地媒体的报道认为,集体资产交易平台的运行,不仅意味着东莞告别村级资产交易由村官决定的历史,更意味着“千亿农资正式入笼”,集体资产的定价最终将由市场说了算。  2012年10月,虎门在东莞首创镇一级集体资产管理交易平台,率先实现镇、社区、居民小组三级集体资产上平台交易,并利用微博发布集体资产交易信息,实现交易过程全程“阳光化”。  据虎门镇财政分局副局长、虎门镇集体资产交易管理中心主任郭建华披露,截至2013年8月2日,虎门镇集体资产两级交易平台共受理交易立项981宗,其中,镇级平台受理交易361宗,社区平台受理交易620宗,两级平台共完成交易合同标的总金额11.63亿元,共有225宗交易实现了溢价收入。成交年标的金额较立项年标的金额增加2472万元,溢价比率达18.45%;成交年标的金额较合同年标的金额增加2905万元,增幅比率达到34.06%。  虎门镇人大副主席梁文荣认为,虎门集体资产交易平台的成功运作,不仅对集体资产实现了公开、公正、公平交易和阳光操作,确保了集体资产的保值增值,同时还“还了干部一个清白,给了群众一个明白”。  集体资产实现增值  根据《羊城晚报》报道,东莞市有关部门在进行村官贪腐案件案情分析时坦言,由于对基层组织成员缺乏有效监管,一是上级监督失效,二是同级监督无力,最终结果便是“上下监管均告失守”。  尽管对于上述判断,刘哲生并不十分认同,但他同时向经济观察报表示,由于相关领域监管的薄弱,群众反映强烈,甚至成为维稳的隐患。  他认为,实际上东莞对农村集体资产的监管一直十分重视,早在2004年专门设立了副处级的东莞市农村集体资产管理办公室,履行政府职能,这在广东乃至全国地级市恐怕都是首创。  按照东莞政府方面的数据,东莞村组两级集体总资产已经达到1263.1亿元,总量排名广东首位,占全省同级资产总额的39.9%,村组两级经营总收入、纯收入分别达到155亿元和85.3亿元。  对上述资产的管理,根据相关的议事规则,一般合同金额占集体上年总收入10%以上的集体资产交易才属于重大事项,需要经过股东集体投票表决之后,报镇级政府审核。按照上述规则,10%以下的部分自然就由村官说了算,而在经济发达的村组,年收入可以高达数亿元,这部分的比例常常在数百万到数千万元。  虎门财政分局副局长郭建华坦言,此前,由于关系户现象无法避免,虎门的村组有超过80%的交易都没有纳入到上级部门监管。  但是,通过“两个平台”的建设,一方面,在短期内至少可以防止集体资产流失;另一方面,当价格通过公开透明的市场化手段回归正常,集体资产也就实现了增值。  在农村集体资产的保值增值方面,据统计,2012年10月以来,虎门交易平台共受理交易立项198宗,成交129宗,有16宗实现溢价收入。  一个堪称经典的案例是虎门镇镇口社区农贸市场。据了解,这个创办于1998年的农贸市场,2008年-2010年的租金是每年 300万,年的租金是每年310万。但通过交易平台竞拍,最终该市场的承保价格为每年549万元。  试点仍需完善  事实上,由于此次东莞并未对各级平台的交易对象出台具体的认定标准,而是由各个镇街根据实际情况设定,因此在经济发展存在很大差异的32个镇街中,纳入交易的标准也呈现很大的不同,分析人士认为,这种情形也在某种程度上为村官的操作预留下不同的空间。  以厚街及长安这两个在东莞被公认的经济强镇为例,在集体建设用地的流转方面,长安镇的《交易办法》规定,单宗合同面积20亩以上(含20亩)或出租年限在5年以上的耕地即须纳入平台交易。而厚街镇的《交易办法》则认定,符合单宗合同建筑面积50平方米以上、租期超过2年、第一年年标的金额超过2万元的市场、商场、商铺、办公楼等商业租赁以及达到相应条件的社区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租赁、农用地、林地土地租赁等交易,都必须进入该镇集体资产交易中心交易。  在集体物业(包括厂房、仓库、写字楼、商铺、市场等)的租赁方面,标准同样不同。  通过上述对比不难看出,厚街镇在上述标准尺度认定的把握方面要比长安镇严格许多。而不同的宽严尺度则往往意味着给政策操作者和执行者留下操作空间。  对此,刘哲生表示,上述各镇街的《办法》都是根据各自情况制订。他表示,一方面“两个平台“的建设完善肯定需要一个逐步的过程,另一方面,也不可能期待上述平台一下就解决所有面临的问题。  此外,经济观察报在采访东莞一些村官时,不少人私下仍然对上述做法抱有观望的态度。在这方面,莞城火炼树社区一位不愿具名的村委的看法具有相当的代表性。  上述村委表示,办法也好,措施也好,过去一样有,例如村务公开对财务方面都有很细致严格的要求,但相关领域的腐败问题却始终难以禁绝。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搞成一阵风,始终严格按照交易及监管办法坚定不逾地执行下去。(杨兴云)

美容
行业资讯
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