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兴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江南香蕉哥夏狗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37:48 编辑:笔名

“喂,你今天又把摆卖香蕉的板车拉到街中间了?快拉到划定的白线里去!”市管所那个蓄着络腮胡子,身材矮胖,名叫黑皮的协管员疾奔过去,指着正把板车停在街中间卖香蕉,身材瘦小,人称“香蕉哥”的夏狗厉声吼道。  “拉到白线里去,拉个鬼!里面又没有我的摊位。”夏狗不以为然地答道。  “没摊位我们不管,反正不准摆街中间。快拉开!”协管员黑皮显得极不耐烦,一边高声嚷嚷,一边去拉板车。  “你只知道赶我走,我没摊位你又不去调整。今天我就不拉走,就摆在这里!”夏狗一面挡着黑皮,一边气呼呼地喊。  “你怎么这样不懂理呢?摊位要自己租,你舍不得出钱,当然就没有。再一个你也太没用了,街上的人居然找不到摊位?照你的逻辑,别人有老婆,你没有。这难道也要我去调整?”黑皮被夏狗挡着拦着,自然拉不走板车,脸色青铁,大声地揶揄起夏狗来。  “你也太夯了,太没水平了,没摊位与我没老婆无丝毫关联,你却能牵扯上。你说的话叫做‘打狗屁不粘凳’你这狗日的野崽,简直欺人太甚了。你不向我道歉,就是天王老子来,我也不得拉开!”听了黑皮的一番话,夏狗像受了奇耻大辱,气愤地骂着。  “你这老单身公,绝代牯,五保户,麻溜地给我拉开。否则,马上罚你五十块,把香蕉拉市管所锁起来,你今天的生意就不要做了!”这还得了,一个“香蕉哥”竟敢辱骂市场管理员!于是,黑皮以最毒的话回敬着夏狗。  黑皮毒骂了夏狗还嫌不解气,接着就耍起权威来“香蕉哥夏狗,今天你要是做成生意了,我就是你条朊日出来的!”说完,便猛地一手叉开夏狗,便拉起板车欲去市管所。夏狗见势不妙,便倏地仰卧在板车前,挡住黑皮的去路,一边使劲地打着滚,一边凄厉地哭喊:“哎呀,大家快来看呀,黑了绿豆莫人捡嘞!市管所的人把我打在地上想轧死我,还要抢我的香蕉。欺人太甚了,我活不成了,大家给我伸冤啊!”  夏狗的哭诉声一下引来上百围观者,大家里三层外三层,把黑皮、夏狗围在里面,有些人义愤填膺地议论起来……  “现在的干部就是坏,专拣软柿子捻。”  “香蕉哥,你人一个,朊一条,怕他个鸟!”  “夏狗和他拼了四两命!”  “他就算是一只猛虎,你也要跟他上一钗!”  “夏狗,你住到地上不要动,谅他也不敢轧死你!”  “光天化日的竟敢欺侮弱势群体,要轧死夏狗。可别忘了,死人旁边还有活人呢!”  “香蕉哥,就算轧死你,他也吃不下!这世道的干部真黑,真猖狂!”  “香蕉哥,别怕,我们坚决支持你!”  夏狗听到有这么多的基本群众给自己打喝边锣,给自己鼓劲,忽然周身热血沸腾,一股英雄气从脚板直冲脑门。他猛一个鲤鱼打挺站稳了身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竹杂枝般的双手死死抓住黑皮的前襟,拖起欲往镇政府去“走到镇司法去评评理。你猪娘狗爷生的杂种!我今天跟你拼了四两命!”!  “老单身公,你嘴巴放干净点!把你的狗爪子松开,否则,你黑爷打得你满地找牙!”黑皮伸过双手使劲攥住夏狗的双手一边摇甩,一边目露凶光一脸杀气地厉声斥喝。  黑皮是什么样的货色,祥云街上满了二十岁人都清楚:街上的最歹毒的混混,十三岁敢以杀猪刀砍伤人,十八岁因故意杀人罪蹲了监狱,二十六岁因抢劫罪判了三年刑。刑满释放后,市管所聘请他做协管员,由于他能呷铁屙钢,是尊凶神恶煞,小商小贩很恐惧。他们都在划定的白线内摆卖东西,谁也不会越雷池一步。基于此,黑皮还年年被县市场管理局评为优秀协管员。  看到黑皮要动杀机了,夏狗慌忙把双手松了。黑皮顺势一推,夏狗仰面朝天摔在地上,后脑勺出血了。  “看,市管员当街行凶杀人了!”  “大家伙还愣着干嘛?快上去帮夏狗,狠狠地揍黑皮狗!”  不知是在谁鼓动了一声后,接着八九个围观的精壮汉子一齐上前把黑皮拽在地上,你一拳我一脚将其一顿猛揍。  当市管所长引领干警赶到现象时,围观的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只有黑皮、夏狗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警方只好把两人带回了派出所。  后来,派出所和市管所一同处理此事。处理如下:夏狗违反市管例,动手打人,防碍公务,造成恶劣影响,罚款五百元;另因夏狗装可怜,导致黑皮遭群殴,夏狗应赔偿医疗费贰千元。夏狗本应拘留,但因其认错态度好,免于刑拘。  俗话说:皇帝也有草鞋亲。此事处理结果被夏狗大哥告诉了在县公安局做法制股长的姑表兄。老兄火冒三丈:“祥云桥镇派出所那帮小兔崽子太不会来事了。打狗也要看主人,更何况夏狗是我的亲老表!”他一个电话打派出所,所长连忙向他道歉。后来,派出所对夏狗说,经过深入调查取证,证明双方都有错,都有伤。至于治伤,就各自出钱。据说,黑皮的医疗费是市管所报销的。从此事发生后,每逢赶墟夏狗依旧拉着板在街上买香蕉。黑皮和那些协管员耷拉着眼皮,装做什么都没有看见。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香蕉哥夏狗与我还是一个生产队的,是邻居。大约在他一岁时,他母亲出车祸离世。因为肇事车辆是区农机站的东方红拖拉机,除了赔偿了一千多元,还将年幼的兄弟五人转为居民粮,户口就落在他父亲的单位县办的祥云桥区农具厂(因为祥云桥区没有居民委员会),每月蹙拿着购粮本去粮站买米、买花生油台。每次看到他父亲挑着从区粮买回雪白的大米和香喷喷的花生油米家门经过时,我们这些从生产队分谷的孩子总是羡慕得要死。夏狗在只有父爱没有母爱的环境里生长着。初中毕业两年后,他就外出打工去了。  一说到夏狗外去打工的事,我就有些忍俊不禁了。  夏狗首次是准备去杭州(城市绿化工程队)打工的。那次招工的女包工头是本地离婚后嫁到杭州的,她一共带去了十五个人。大多数人是四五十岁,仅读了小学,唯有夏狗最年轻(十八岁)读完了初中。在雁州市火车站乘特快时,唯独夏狗上错车了。当他再乘火车返雁州时已身无分文,他只好沿着铁路走到县城,再找表兄要了车费才搭车回到家。夏狗的首次打工就这样结束了。  第二次是南下广东打工,那时候是在他的单位县力车厂倒闭不久。那次他顺利地到达目的地东莞常平,并顺利地进了一家造力车的厂。有次周末,他与几个工友外出玩耍,渴了,他们便走进了一家小商店买饮料吃。其他人很快就买到所需的东西,唯有夏狗一双灰而少光的眼晴在货架上扫来扫去,售货的少妇就催促他:“这位先生要喝什么饮料?”夏狗指着货架上的牛奶,操着半生不熟的普话说:“老板娘,我要喝你的那个奶,请拿出来。”店里的人一听便哈哈大笑。那少妇也羞满脸通红,但没有发作,只轻言细语地说:“先生,那是牛奶。我这就拿给你。”  回厂的路上,大伙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夏狗,你这狗日的真是色胆包天,要喝女人的。”  “看不出来呀,夏狗你平日里蔫蔫的,关键时语出不凡。”  “你这猪头,今天若是那女人不聪明,或者他丈夫在,又是醋坛子,你小子可有壶酽的喝了。”  “你们别笑话我了。我哪有那个色胆,我是紧张才慌不择言的。”  夏狗在粤地打的是苦工,一年赚不到几个钱。于是,他辞工返家拖起板车在街上卖起了香蕉。做了三四年香蕉生意赚了十多万元,夏狗在祥云桥街上购一套商品房。有些吃闲饭操淡心的街坊邻居看到他三十好几了还没讨亲,便试探着问:“夏狗,你现在买了新房子也应找个夫人照顾照顾你了吧。不然,你整天忙于做生意,吃饭有餐莫餐的,不热不冷的。”  “是的,夏狗。俗话说,门外有双抓钱手,屋里还要有只储钱筒。夏狗,要是看到有就势的,你就一个吧,你也是直奔四十的人了。”  “老婶子,我晓得你是关心我,我谢了。但这哪有就势的呀?人家的黄花闺女能乐意?半路婆又拖着一个或几个油瓶,我娶了她,我既要替别人养崽,还要给自家传宗代,够累、多苦的了。况且,我一个黄花郎讨个半路婆,不让人笑掉大牙才怪呢!老婶子,你老要是真为我好,明白我,就请等你访到有就势的女亲再给我做来,我一定重谢!”  “我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船上的不着急,岸上的倒急死了。人家是在等黄花女!等吧,就等到进黄土那一天!你夏狗又不是我崽我孙,绝了,关我屁事!”听了夏狗的一番话,那女人在心里嘀咕着。”  “好,好。你好好等着吧,等我寻到了就势的黄花大闺女就给你带回家!”那女人表面客气地回应着。  自从那次夏狗亮了讨亲的底牌后,操淡心的街坊邻居几乎再也没登过他的门。五年后的今天夏狗已是四十有几的人了,可还是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不过,他的条件已有了巨大的改观:早已步入了“有房有车(把人力板车换成了电动三轮车)族”的行列。  还有一点我得告知读者诸君:自从那次,夏狗当街撒赖、勇斗黑皮而没有遭到处罚后,祥云桥那些小摊贩对他既佩服又羡慕,就是土生土长的祥云桥街上也高看他一眼了。  上次国庆长假,我回到了祥云桥。一号正逢赶墟,我看到夏狗驾着三轮在街中卖香蕉,也没见有市管所的人前去干涉他。    附注:就势,方言,即合适,中意。 共 342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什么是浆细胞性包皮龟头炎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上一篇:你若懂我该有多好2

下一篇:恐惧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