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兴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柳岸夏明衡的战友们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4:22:48 编辑:笔名

一  夏明衡生于1902年,是夏明翰的胞妹。1924年,她在省立衡阳第三女子师范读书时,便参加了社会主义青年团,次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是省政治讲习所的学员,省学联和省妇代会代表;湘南学联骨干成员。她还先后担任过衡阳妇女界联合会会长、国共合作时期的国民党衡阳市党部妇女部长,中共湘南特委委员。  夏明衡从小受母亲和哥哥夏明翰的影响,性格刚强,很有一些男子汉的气质,因此,姊妹们、伙伴们都叫她“假小子”。在抵制日货的运动中,她帮助哥哥夏明翰找到祖父藏在夹墙内的日货,并协助他们把日货弄出来,最后付之一炬。1920年与长沙的郑哲生结婚,1922年,因与郑哲生不能道同志合而离开郑家,之后她来到长沙,住到姐姐夏明玮的家里。在这里,她经常阅读毛泽东创办的《湘江评论》《新青年》和其他进步刊物,逐渐懂得了革命道理,并最终走上革命道路。  1926年,衡阳县农民协会成立,夏明衡当选为妇女委员,为培养妇女干部,她参与创办了衡阳妇女运动讲习所等,对衡阳及湘南20多个县的妇女运动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在哥哥夏明翰的鼓励和支持下,她被中共湘南特委派到衡阳组织暴动起义,由于叛徒告密起义失败,她与战友们一起转入地下斗争,得知李坳农讲所有危险,消息传不出去,便把一纸条夹在鞋垫交给以前的一个进步学生钱娟于是演译了一场小插曲:  草桥上来来往往的人特别多,比往日更加热闹了,出衡阳城往北至南岳衡山长沙,往西走角山坪至西渡到宝庆,草桥下蒸水湘江交汇,故雁城八景之一“青草桥头酒百家”,果然不假,车水马龙,乡下人进城的,城里人下乡的,各种各样的生意人,汇聚于此,桥头马路边,一溜溜的轿子,穿黄背袿的轿夫肩膀上搭一条油腻的毛巾,满脸堆笑,似笑非笑,皮笑肉不笑,犹如妓院里的小姐的笑,换句话说职业的笑容,热情地仰着脸等待主顾的光临。  树伢子说找顶轿子,钱娟不同意,说以前游行走几十里都冒事,坚持要步行,看到马车,说坐马车倒可以,花花绿绿的篷布顶挡雨又遮阳,而且快,赶紧的还要办事情。小小年纪心倒是不一般变得快。  这时一阵喧哗,行人一下往两边挤,一队人马全副武装冲过来,朝北而去。有人嘀咕说是又到哪里去捉共产党了。  到了李坳找到以前混饭吃的木匠铺,师兄张三不在,小师弟李四正在收拾行李,问:“怎么回事?”  “前些日子老板通共被抓了,师兄张三也下落不明,不时还有官兵来询问,我在后山草丛中躲了几个逢场日子才敢出来,一直不见师兄张三回,店里没有其他人……”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怎能撑起门面,李四有点胆怯,“所以想到回老家去了。”  树伢子一下不知怎么办,钱娟倒是人小鬼大,精得很:“他们没事肯定会回来的呀,回来了看不到你怎么办?来往的客户与熟人也有来询问情况的,你留下来一一告诉他们,大家心里都有数了,怎么说生意还得做下去,师兄过了风头也会回来的吧。”  树伢子也这么想,可是一个十七八岁的乡下小伙计要在这荒郊野外挂名为木匠铺里生活下来,那得有一定经历与心理素质了。李四不作。  “不就是一天两餐,干活吃饭吗,权当老板出去进货收帐了,你光棍一个怕嘛子,卖的货款还抵不了你工钱?何况后院还堆得满满咯半成品?”  树伢子顺便又了解了一下铺子里的材料,产品的状况,一下子有了主意,轻言细语安慰安慰李四,说:“产品可以包销,价钱按照老板的往来帐薄纪录,与钱老板商量商量,利润大家均一均,铺子接着开,回头再找一两个手艺稍好的人帮忙,做好半成品,剩下的事不要担心,最主要的是等老板回,等师兄张三回。”李四激动得差点流眼泪了,心情一下舒畅多了。    二  搞定这桩事,树伢子一下子担心陈记棺材铺的事了,难道刚才一阵风杀过去的队伍,不敢多想。吸取刚才在关卡的教训,所以建议,到陈记时由钱娟一个人去,一个大户千金就算是有意外,也不会怀疑到她身上。  果然不出所料,陈记棺材铺前围着许多官兵,老板临逃前烧文件,铺子里全是木器,差点起火,跳墙时被乱枪打成了筛子一样,全是枪眼,摆在铺子门口有三具尸体,另外两个估计是助手兼伙计,搜出的文件残片被风吹得满街飞,钱娟偷偷捡起烧了一半多的一页,落款是衡北游击师毛达湘,还画了一把利剑。  树伢子拉着钱娟往回跑,一气跑出一里地,马车还在等,钱娟质问干嘛那么胆小,树伢子赶忙使眼色,马车夫在。  一路无语,钱娟几次想脱了鞋看夏老师要转交的鞋垫,都被树伢子阻止了。  没有完成任务,两个人心情都不好,钱老板搞不懂,就算是钱娟捉弄了乡下人,那么她自己怎么也不高兴?老板娘倒是好,看到两人回来了,不管怎么样先洗手吃饭。  吃饭时,树伢子把李坳的事对钱老板讲了下,认为只要是毛胚子做得好,打磨抛光雕刻油漆上色精加工这一块自己来做,可以节省出许多工序,腾出地方,最主要的是后面的利润空间大,钱老板不敢相信,老板娘也傻了,这小子怎么会想到这么个好主意。  饭后,老板娘拉着老板到里屋嘀咕了一阵子,意思是这乡下人能干人也不错会挣钱,以后若是让别的老板拉走了自己家那不就亏了,不如招做上门女婿,一来永远拴住了他,让他死心踏地为钱氏木匠铺挣钱,二来连工钱都可以省了,钱老板最心痛的就是这个女儿了,才只十五岁一朵花蕾未开放,怎么舍就嫁人呢?  钱老板指着她鼻子骂,“可是可以,你省几块钱工钱我赔一闺女呢?怪不得最近老是煮些乡下人喜欢呷的菜?”  老板娘被呛得气白了脸,“你屋女不总得嫁人嘛?乡下人?你不也是乡下人?当年你来我屋学油漆,我屋伢老子不是看你脚勤嘴巴甜硬要我嫁给你的吗?老牙一死,你立马改吴木匠木器铺成钱氏木匠铺……”骂到后来却把自己骂哭了。  钱娟听到老娘的嚷嚷,没有理会他们,躲在房间里躲了鞋子,幸好来回坐马车,不然鞋垫里夹层的纸条早就粉碎了,夏老师的笔迹,是首诗,  蒋总司令亲北伐,德高望重取长沙。  成败一举定南京,是非功过靠大家。  叛逆终归赴黄泉,徒有悲伤夜漫长  快报传捷祝凯旋,策马奔腾传中华。  钱娟看不懂,搞不懂夏老师是共产党员,现如今国民党天天枪杀共产党,怎么她还写国民党的好话呢?偷偷摸摸去木工房问树伢子,树伢子鬼精灵,一眼看出来了,每句的第一个字连起来正好是蒋德成是叛徒快策,到底是撤还是策,对策?可能蒋德成知道的秘密太多,事关衡阳几县几乡,关键是毛达湘陈芬他们的衡北游击师……  钱娟着急,团团转,树伢子帮不上忙,不作声,钱氏木匠铺刻成了本匠铺,钱娟发现了,“本本本,你真笨。”还在他头上敲了一指头,大小姐发起脾气来,也不是好受的。  老板娘看到了,对钱老板说,“难道你屋女还呷亏了不成?”  钱娟辜负了夏老师的重托,又替夏老师担心起来,若不是情况危急也不可能用上象钱娟这样的学生,毕竟她们太小,根本没有斗争经验,但是据以往的观察与了解,钱娟思想是进步的,品德是优良的,言行是有分寸的,其父母亲虽说是小本生意人,但人品好,保守不多事,虽不支持钱娟革命,但也不是多事之辈,几次带头为浮桥公所捐款捐物可以看得出,其内心是支持共产党人的主张为天下百姓翻身而奋斗。而今国民党翻脸比翻书还快,一时间乡下城里鸡犬不宁,许多双重身份的党员退了共产党,只保留国民党身份,把原来共产党的秘密一下子公开化了,联络点几乎全部清洗一空。蒋德成去了衡阳城,之后,几个隐蔽的地方接连遭了屠手,原来没有预应方案,缺乏应对的方法,在衡阳,连最后一个堡垒集兵滩农民运动讲习所也有危险。夏明衡冒着被暴露杀头的危险,希望钱娟送出一线希望,希望能挽救毛达湘陈芬及衡北游击师。  其实钱娟她们到陈记棺材铺时,夏明衡夏老师也到了,都来晚了,城门内外以及草桥的几重关卡难过,好不容易化妆成乞丐才出了城,又不敢走大路,在山间小道草从中钻来钻去,路又不熟,一个千金小姐从没吃过这种苦。  夏老师衣衫褴褛,没有了往日的风采,偷偷摸摸朝岣嵝峰打探衡北游击师,希望赶上队伍。    三  短短年把时间,革命斗争发生了残酷的变化,明的转为暗的,暗的一个一旦被抓牵扯出几个好几个。西乡的烽火似乎已经熄灭,演陂桥官道上政府军过后,地方团丁们又忙碌起来,成立了挨户团,原来的农会早不存在,砍头的砍头,逃跑的逃跑,种田的泥腿子照样交租交粮,偌大的夏家被贴了封条。  树伢子得知老伢闪了腰,向钱老板请假回家去看看,老板娘立马说:“不行不行,你大老远跑回去,他还不是照样要治疗养伤,不但分神,家里人还要招呼你……”硬是不准树伢子回乡下。  反倒是钱老板通道理讲:“人家老爹闪了腰,做崽的最起码孝心还是要有,不回去也得写封信吧,莫像我那年,老爹死了摆在门板子上了还在做生意硬是出殡上山那天才回切,隔着棺材脑壳撞破有嘛用?……”  说得树伢子心里发疹,婉转地说:“回去看看顺便找两个手艺好点的师傅来,公事私事都兼顾了,对老爹也有个交待。”  钱老板听了无可奈何地望着老婆,老板娘也觉得树伢子讲得有道理,这几个月了,李坳木匠铺的毛胚货物已经快没有了,而订单又多,铺子里的生意越来越好,不请两个人来帮忙不行,却还是不放心,于是便说让钱娟一块去,也代表钱老板送一份慰问。钱娟求之不得,犹如展翅欲飞的鸟离笼,好久没有夏老师的消息,他的两个得力助手陈虎陈豹兄弟与树伢子是本冲人,正好出去打探一下。  树伢子走衡州城几个月时间拐了个城里妹者的消息传遍了西乡也传到了冲里,两个人赶到屋里时,静心师太正在帮老木匠扎银针,戴氏在厨房忙碌,洗炊壶烧开水刷锅子煮荷包蛋,而:春妮的外婆也过赶过来了在厨房帮忙烧火,而脑壳总是朝外面张望,主要的是想看看城里来的妹子吧。  都说师太的银针是针到病除,然而老李木匠的腰痛却是不见效,腰,背,满满的针屁股,拨的火罐是青一块紫一块,匍在板凳上,看见大崽带了个妹子回来,想起身打招呼,师太却用手指压了下他的肩膀,示意别动,师太转过头看了一眼树伢子和钱娟妹子,目光在钱娟身上停了一会,手明显抖了一下,表面上没有什么,事实上深邃的眼神里包裹的含义却是万水千山,有似看到二十年前的自己,却又是别人,羡慕,嫉妒,怨恨……二十年的修炼毁于一念。看得钱娟躲到树伢子身后,不敢正视。  对于扎银针拨火罐,树伢子晓得一些皮毛,自小到庵子里玩耍,看师太扎针,那时候师太还要一边看书才行,穴位多数是在树伢子身上学会的,师太是出家人,可是师太跟老师太只几月老师太就仙游极乐净土了,幸亏师太读过书,从心经到道德经,本草纲目,针炙按摩,全自学,自练,自己上山采摘,下田地挖洗,树伢子是庵子里的常客,也是师太的弟子,更多的时候是师太的儿子。  儿子出去几个月带了个城里妹子回来,作为娘,戴氏高兴,高兴得合不拢嘴,城里妹子就是懂事,十几岁小姑娘,个子却不矮,头发也乌黑,洗得发亮,圆圆的脸蛋,厚嘴唇,牛眼睛,长睫毛双眼皮,好胚子,关键是人细鬼大,虽然穿着衬衫裙,可胸前的肉包子却瞒不了人,长腿细腰骡子屁股,好生育。钱娟轻轻地一一打招呼,叫到戴氏也随树伢子叫声娘,叫得戴氏端碗荷包蛋手发抖,高兴。  叫师太时,钱娟不敢正视,师太的眼神好像有刀,也左右为难,叫什么好,师太?似乎不礼貌,毕竟树伢子叫娘,叫娘也不对,人家出家人。  到是师太双手合十点头作揖先招呼了钱娟:“施主,请张开嘴让贫尼一瞧!”  钱娟不晓得什么意思,为何初次见面,让我张嘴?但人家是长者又是在人家地方呢,所以也就很乖巧地仰起头张开嘴巴,师太上下左右,里里外外看了一回又看一回,然后对老木匠摇一摇头,老木匠扭转脖子看着师太,两个人眼神似乎是会意地笑了。  树伢子也懂一点点,这就是所谓的天机不可泄漏,讲白了,其实什么都没有,故弄玄虚吧,不过他们都说春妮丫头的名字没有取好,却不说原因。今天两个人又在一起使眼色,肯定钱娟有哪里不对,却不敢多问。  树伢子不敢问心里嘀咕琢磨,师太刚才那么仔细观察钱娟的嘴巴,肯定是嘴巴有问题,然后她又摇一摇头,证明是嘴巴里没有,嘴巴即口,口,哪里口,人如其名,联想到娟字,哦,明白了。怪不得他们会意地笑了,原来如此呀,哈哈哈,其实很简单吧。  取名字很重要,现在想想,春妮这个名字确实不适合女孩子,春,分开为,三人日。纵观古今,女孩取名春的多为姻缘一波三折,不经历几个男人,难得稳定,男人取名春,多风流成性,且酒肉朋友多,女孩子取名娟,则口内不能有痔或疤,口有一点娟即为娼,似娼非娟,非良家妇女,姻缘不定,夫妻关系难以和谐,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江湖上混饭吃的套话而已。师太房间有几本线装的手抄本,纸张发黄霉烂,估计有些年头了,好些页残缺不齐,而且字如蝌蚪,看不懂,老木匠也略懂一点,树伢子那就只晓得一些皮毛了。 共 804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昆明最好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治疗羊角疯病有名医院